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

既然无所事事亦难逃一死,何不奋斗终生丨耶佩斯演奏《阿兰胡埃斯协奏曲》

语言的尽头是音乐 2019-05-12 15:52:18
Where words leave off, music begins.

对不可言说的事物,理应保持缄默!


耶佩斯演奏《阿兰胡埃斯协奏曲》


莱昂纳德·科恩的诗(一本诗集)

 芥末花花 译

全部选自1961年的《泥土香料盒》


安息日祈祷之后 

在安息日祈祷之后 
巴尔•舍姆的蝴蝶 
跟着我下了山。 
如今巴尔•舍姆死去 
已经几百年 
而蝴蝶熬不过三次旗帜飘扬的假日 
也将结束它的生命。 
所以这是一个奇迹, 
一路飞舞经过这所有的战争和战争间息 
黄艳艳的仍如初生的蝴蝶, 
而在它闪着亮光的振翅中 
却未留下时间或者屠杀的遗迹。 

现在耀眼的星星挂在天空 
而我仍如昨夜一样冷得颤抖, 
风没有变得更暖 
因为这黄色的蝴蝶 
隐入了一片湿漉漉的树叶上的某个地方 
就像一片树叶那样缓缓移动。 
这是多么真正伟大 
的奇迹,在我, 
这个早上看到巴尔•舍姆的蝴蝶 
在阳光下展现其荣耀的人, 
将在黑暗中渡过今晚, 
双手插在衣袋里躲避蚊蝇和寒冷。 

译注:安息日指上帝创造万物之后的休息日,即第七日,犹太教中为每周五日落至周六日落。诗中的巴尔•舍姆是犹太教哈西德派对最高精神首领的头衔的称呼,意为“神名大师”,担任此神职的人,掌握着一种秘术,可用咒语操纵神秘事物及上帝执行天使的名字,用以驱除恶魔、幽灵及其他邪恶。 


【音乐编译小组原创翻译】:1、八十岁时论阿劳丨论阿劳的演奏艺术;2、八十五岁论阿劳丨他的演奏何以伟大?3、钢琴家特里福诺夫专访丨“我在游泳池里练琴”;4、十五问王羽佳丨“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5、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6、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7、采访阿格里奇丨“音乐必须是自然流露的事情!” 8、帕尔曼追忆海菲兹丨“这么多小提琴家都试图模仿他,但他们的演奏却成了活生生的讽刺。”;9、肖邦大赛访傅聪丨“这个比赛没有完美的玛祖卡。” 10、韩国钢琴家赵成珍访谈丨“如果我遇见肖邦……”;11、憨豆先生采访郎朗丨谈肖邦以及古典音乐普及;12、古稀之年克莱默访谈丨谈《克莱默版贝多芬协奏曲》(亨勒出版社);13、“奥伊斯特拉赫经常鼓励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丨“当代怪杰”吉顿·克莱默访谈;14、“指挥家”李云迪访谈丨“音乐源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一遍遍地弹奏相同的曲子,表演依然不是机械化的原因。” 15、郎朗弟子马克西姆·朗多访谈丨“郎朗对所有事物的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当我们在一起演奏时,可以感受到创造出的音乐竟然如此欢乐!” 16、肖邦“迷妹”阿格里奇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丨“我多么渴望去亲眼看到肖邦怎样弹琴!”;17、纽爱新总监梵志登访谈丨“我并不想被公众看作对某位作曲家有特殊癖好,演的最多或最为喜欢。” 18、埃格纳钢琴三重奏访谈丨你有父亲、母亲和孩子,等我们长大了,孩子就会成为父亲和母亲,这就是室内乐想要阐明的观点!19、华裔小提琴家侯以嘉访谈丨“没有技巧就没有表达的自由;但只关注技术,很快会变得无聊或疲劳,并失去练习专注度。” 【古典音乐译文公众号】1、作曲家拉威尔1928年演讲丨“真正的艺术作品是不可能靠分析鉴定的”;2、你怎么看音乐家找工作越来越难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上篇);3、他曾声明永远不在器乐演奏比赛中担任评委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下篇);4、布伦德尔谈莫扎特丨到底什么让他的音乐如此奇妙? 5、被遗忘的克莱门第丨他的键盘音乐文献如何影响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以及浪漫时期?

Copyright © 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