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

真正的朋友是一个灵魂寓于两个身体,两个灵魂只有一个思想,两颗心的跳动是一致的丨1979年耶佩斯十弦吉他音乐会

语言的尽头是音乐 2019-04-30 06:44:31
Where words leave off, music begins.

对不可言说的事物,理应保持缄默!


1979年耶佩斯十弦吉他音乐会


莱昂纳德·科恩的诗(一本诗集)

 芥末花花 译

全部选自1961年的《泥土香料盒》


假如在春天 

假如在春天 
我杀死一个人, 
我就把他变成叶子 
让他挂在树上, 

小树林里的一棵树 
就在沙丘的边上, 
会有小动物走来 
在树下躲避太阳。 

风会带着他 
一起歌唱, 
粘附着他的雨滴 
就像晶莹的小星球 

在他的枝条之上 
结成叶绿色的天堂, 
他要承担起颤晃 
用纤弱的叶脉, 

飞过的风刷 
推出他的枝脉构图, 
翻动着一面中心黄色的旗子 
预示着风暴即将来袭。 

哦,我的受害者, 
你将生长你的 
就像我生长我的, 
都享有着这生长的魔力, 

你只是一个傀儡 
在蓝天之下, 
而蓝天又是太阳的傀儡, 
太阳,超越于黑暗的一只手掌,壮丽的眼睛。 

这城市将听到什么样的说法 
由于你的死亡, 
悲恸的解释, 
抑住的哀伤。 

我看见世间 
处处都在等着你, 
举起的笔,空着的墙, 
悬起在琴弦和琴键上方的手。 

然后秋天来了 
我会张起一张网 
在你的树顶与泥土之间 
接住你脆落的枝叶。 

而在春天将临之时 
在田野和果园里, 
看看我的脸上 
那些表情。 

我听到了 
饥渴者那些无可辩驳的理由 
低语着,讲述着,高呼着, 
但绝不会有歌唱的。 

我要杀死一个人,就在这一周; 
在这周消逝之前 
我要把他挂在树上, 
我要亲睹这场解脱。 


【音乐编译小组原创翻译】:1、八十岁时论阿劳丨论阿劳的演奏艺术;2、八十五岁论阿劳丨他的演奏何以伟大?3、钢琴家特里福诺夫专访丨“我在游泳池里练琴”;4、十五问王羽佳丨“演出”对你意味着什么?5、王羽佳访谈丨“穿长裙?待我四十岁!”6、王羽佳专访丨她赢得了没有参加的“比赛”!7、采访阿格里奇丨“音乐必须是自然流露的事情!” 8、帕尔曼追忆海菲兹丨“这么多小提琴家都试图模仿他,但他们的演奏却成了活生生的讽刺。”;9、肖邦大赛访傅聪丨“这个比赛没有完美的玛祖卡。” 10、韩国钢琴家赵成珍访谈丨“如果我遇见肖邦……”;11、憨豆先生采访郎朗丨谈肖邦以及古典音乐普及;12、古稀之年克莱默访谈丨谈《克莱默版贝多芬协奏曲》(亨勒出版社);13、“奥伊斯特拉赫经常鼓励我,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丨“当代怪杰”吉顿·克莱默访谈;14、“指挥家”李云迪访谈丨“音乐源自内心,这就是为什么即便我们一遍遍地弹奏相同的曲子,表演依然不是机械化的原因。” 15、郎朗弟子马克西姆·朗多访谈丨“郎朗对所有事物的热情深深感染着我,当我们在一起演奏时,可以感受到创造出的音乐竟然如此欢乐!” 16、肖邦“迷妹”阿格里奇论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丨“我多么渴望去亲眼看到肖邦怎样弹琴!”;17、纽爱新总监梵志登访谈丨“我并不想被公众看作对某位作曲家有特殊癖好,演的最多或最为喜欢。” 18、埃格纳钢琴三重奏访谈丨你有父亲、母亲和孩子,等我们长大了,孩子就会成为父亲和母亲,这就是室内乐想要阐明的观点!19、华裔小提琴家侯以嘉访谈丨“没有技巧就没有表达的自由;但只关注技术,很快会变得无聊或疲劳,并失去练习专注度。” 【古典音乐译文公众号】1、作曲家拉威尔1928年演讲丨“真正的艺术作品是不可能靠分析鉴定的”;2、你怎么看音乐家找工作越来越难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上篇);3、他曾声明永远不在器乐演奏比赛中担任评委丨大提琴家斯塔克访谈(下篇);4、布伦德尔谈莫扎特丨到底什么让他的音乐如此奇妙? 5、被遗忘的克莱门第丨他的键盘音乐文献如何影响海顿、莫扎特、贝多芬以及浪漫时期?

Copyright © 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