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

朗多尔米谈巴赫丨他的伟大不在于高超技艺,而是对和谐形式的高度敏感和他那炽热的内心世界.

每晚古典音乐会 2019-05-20 22:00:30

古典吉他大师舒瓦洛夫独奏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


保罗·朗多尔米(法国音乐学者)谈巴赫

   有人认为巴赫的伟大全在于他那种精雕细刻的音乐技艺,在于创造了如此清晰明确的符号,在于不失原意地、甚至点滴不漏地把隐晦之言也逐字表达出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巴赫的确具有无可比拟的专业“技巧”:无穷无尽的表达感情的方式,构思乐曲的手法,他运用得千变万化,灵巧娴熟,可谓举世无双。但是,技巧还算不上天才。一首乐曲无论它怎样准确、完整地表达了一个思想或一段文字,但若它首先不悦耳动听,不感人肺腑,那么象这样的乐曲又有什么价值呢?并不是由于纯朴简明的精确就能使一幅音乐画面给人以美感或激动人心的。因此,如果认为巴赫是乐坛上的巨人,则他的伟大并不在于他在描述上的技能,而在于他对和谐形式的高度敏感和他那炽热的内心世界。甚至那些对他的音乐丝毫没有领会其“意义”的人,也会在听觉上、心灵上得到感受,同时对他的音乐着迷,为之感动。

人声四声部阿卡贝拉,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

  在此必须看到的是,就某种意义来说,巴赫是一位原始主义者:他具有原始主义者的那种纯朴天真的灵感,具有原始主义者对于音乐色彩、生动微小的细节和详尽复杂的整体的爱好。

维拉·罗伯斯《巴西的巴赫风格》 I、咏叹调(杜达梅尔指挥柏林爱乐)

   巴赫是一个异乎寻常的人物,在他身上贯穿着几个世纪以来互相对立的各种倾向,他予以总结、发扬、承上而启下。他通过他的复调及对描述风格的爱好,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相联系;通过运用戏剧性的朗诵手法和咏叹调的形式与十七世纪意大利相贯通;通过他那优雅和讲究的装饰音手法又与十七世纪的法国音乐相串联;他已为成熟时期的贝多芬和瓦格纳的虽稍嫌堆砌和沉重,但却如此深刻、有力的艺术作了准备。

欢迎关注每晚一张音乐CD,讲述音乐大师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