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

学琴是哲学丨林耀基是如何带着学生回归自然?

小提琴之家 2019-06-17 01:04:24

林耀基讲解小提琴演奏的基本功




林耀基丨学琴是哲学

“你现在晚了,你学琴晚,你还不如学教学,打基础。”因为老师的一句话,林耀基从小提琴表演转入了教学,这一转便转出了名堂。至今,小提琴界获得国际大奖的中国学生,90%都是林耀基调教出来的,他因此被誉为“采矿大师”、“冠军教授”



小提琴是西洋乐器,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与中国人存在着矛盾,那林耀基如何弥合这些矛盾,带着他的学生们回归自然的呢? 

林耀基讲解小提琴左手练习



近自然

“去大自然中探索”,这是林耀基回归自然的第一步。 

当有学生问他,四分音符的长颤音怎么拉的时候,他便带着学生跑到湖边,然后往湖里投一个石子,口中念道:“如一石激起浪千层”;又有学生问八分音符怎么拉时,他又带着学生到屋檐下听雨,念道:“如雨花飞落屋檐下。”林耀基建议学生们要多听听自然界中的风声、水声,因为风和水都不会突然中断,而只会增大或者减小,无论是流水还是风,都是出得去也进得来,很畅通的。回到课堂后,学生们果然就拉出了通透的声音。 

  • 西贝柳斯协奏曲的第一乐章的开头节奏非常舒缓,表现的是天鹅在游泳。在给胡坤上课的时候,林耀基就把这个自然景色客观地展现出来了,他给胡坤设定了一个静态的“天鹅”和一个动态的“蹼”,当然,无论是天鹅也好,蹼也罢,都是乐谱。这样,在演奏的时候,学生想象着在湖中静静地游着的天鹅,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林耀基说,他上学的时候老师也是要求他们多多走到大自然中去。如果是雨过天晴,而老师又兴致好的时候,他们就会跟老师一起到室外去,或者去颐和园看湖光山色,或者到北海景山去,领略园林的生机。 

对自然的亲昵,让学生们在不知不觉中体味着自然,也融入了自然,于是,对自然的感受不自觉地就转化成了对音乐的理解,在演奏中,就会运弓自如,节奏有序,力度适中,音色美妙。 

林耀基讲解换弦



守规律

“大凡符合自然规律的动作和方法,一般来说就是符合演奏规律的、好的动作和方法;否则就是不好的。”遵守自然规律,是林耀基回归自然的第二步。 

“要我说,身体都是吃坏的,琴都是练坏的”。林耀基反对蛮干、整天苦练,他说一定要用脑子想清楚,要学会取巧,然后练习才是有效的。林耀基说的巧就是自然规律。 

有一次,他说:“讲了半天放松,其实,放松,就是顺应地球的引力。”在拉下弓时林耀基说的“掉下去”、“滑滑梯”都是顺应地心力。试想,如果把两个手臂向上提着、吊着拉琴,一定累得要命,因为那违背了“万有引力”的自然规律。林耀基认为自然规律只能顺应,不能违反或者抗拒。 

很多学生在揉弦时总是动一下马上停下来,完了又用力揉第二下,这样就断断续续,越来越紧,就像骑自行车,刚开始蹬就刹车。林耀基要学生在江河湖海里游泳或者是冲浪,在那种自然环境中去感受:浪来了,不要试图去改变浪或者扑灭浪,而是要顺着浪的势头,在其中寻找平衡,先揉一下,以后便让它自动揉,不要为揉弦而揉弦,就像敲钟一样,敲一下,然后声波就会在空气中震荡开去,传播很远。不难看出,林教授大有老子无为而治的风范。 

有一次,林耀基和朋友去吃饭,有一盘菜是“拔丝苹果”,林耀基一边用筷子夹起一块苹果拔出丝来,一边和朋友说:“运弓的道理就是这样,所谓力要用在刀刃上,现在刀刃就是筷子尖,要夹住苹果才能拉出丝来。尽管有深浅、轻重、快慢之分,但不论何种情况,都要‘咬丝拔弦’,都要先将能量集中起来,形成一个核心,再释放。” 

在给一个5岁的小孩上课的时候,孩子问林耀基怎么换把,林耀基对他说,你现在坐在椅子上,你想挪一下地方,你怎么办啊,肯定要带着椅子一起“飘”,然后再坐到另一个地方去,换把和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还有,就是要照顾人的生理感受。比如说手形问题,多年来,业内人士争论的比较热烈的话题就是左手大拇指的位置,在林耀基看来,大拇指的位置要根据每个人的手的具体情况而定,他说:“我反对大拇指有固定位置,应当是怎样舒服就怎样拉。往往其他四个手指很稳定时,大拇指却很松动。” 


讲和谐 

昼夜更迭、四季交替,因为有了这些自然规律,所以整个自然界那么井然有序,充满了和谐之美。追求和谐是林耀基对自然模仿的又一层次。 

歌唱家的声带是长在身体上的,而小提琴却是个身外之物,在教学中,林耀基经常批评学生说,琴和脖子中间可以飞过去一只麻雀。他要求学生尽量把琴贴近脖子,让琴成为人体的一部分,而弓子就像歌唱家的气,也要成为人体的一部分,这样才能达到一种人与琴的融合为一,拉出的琴声就接近歌声了。 

再比如说,小提琴演奏时,演奏者两个手臂的动作和感觉都是截然不同的,经常出现“打架”或者“分家”的感觉,不像是弹钢琴,两手姿势一样,就很好把握。林耀基说,动作要分家,但是演奏不能分家。也就是说左手和右手的动作必须统一在共同的音符上面,弓放在弦上,两手的“极端”就通过弓和弦达到了相通、默契。 

往细了说,两只手各个部位的动作也是不同的,所以要各守岗位,但是更重要的是紧密配合。对此,林耀基用口诀这样要求左手:“指根发力到指尖,手指关节不发蔫,指头轮休存耐力,手指独立实又坚。”右手则需要“肩肘腕指环扣环,整体动作不零散,上臂下臂联合动,大刀阔斧声音宽。” 

还有,小提琴的四条弦之间、手指和琴弦之间、同一弦的音与音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弓子在运行上又有两个方向,在演奏中需要频繁地换把、换指、换弦、换弓,很多学生就容易手忙脚乱的。那怎么才能整齐有序、和谐统一呢?林耀基提出减少空间,争取时间。他告诉学生在演奏中要尽量走近路。比如说换弦吧,左手手指要尽量抬得低,只要能满足力量需求就行了。 



求意境 

在课堂上,林耀基不总是给学生讲“技术”,而是培养学生的乐感,让学生在弦外之音中,达到一种物我两忘的艺术境界。他对学生常说的一句话是:“把我们的灵魂升华,把技术踩在脚下”。这就是林耀基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意境的追求。 

从技术上说,林耀基要学生放松,去掉多余的力,这是拉出意境的首要前提。演奏小提琴时需要用力,如果时时刻刻都紧绷着神经,怎么可能忘我呢。比如在运弓时,弓子和手臂都有一定的重量,如果能充分运用这两个自然重量,演奏时就会很放松,但是,如果其中有了多余的力,那么弓子就会被抓得很紧,这个多余的力与弓子的重力也就抵消了,这样,演奏起来就很费力了。林耀基说:“放松不是睡觉时的绝对放松,而要在运动中寻求放松。”在放松中,就很可能跟着感觉走,达到“神游”的境界。这林教授还真有老庄“绝圣弃智”的智慧。 

除了放松外,林耀基还教学生要在演奏中抓住“静”的因素,因为只有在静中,才能达到老庄说的“坐忘”、“心斋”、“妙悟”的高境界。比如左手手指按住琴弦以后就要安静下来,不能受到其他手指的干扰,右手运弓时,则需要“手动弓静”。心平气和,方能游刃有余。 

然而,音乐感又是没法教的,所以,只能靠引导。中国的小提琴教育至今也仅有短短几十年的光景,它一进来就是很“洋”的,缺少古典音乐的氛围。为了弥补这一缺失,林耀基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跳舞,什么古典舞、探戈都跳,当然他是用手在跳。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学生有舞蹈感,这样拉出来的谱子就不只有节奏,而且还有韵律,有味道。 

林耀基的模拟,需要学生有很丰富的想象力。在听演奏家拉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副部主题的时候.林耀基这样给学生描述着:演奏者像上帝怀抱着一个羔羊那样,抱着地球在唱歌。有了想象力,我与自然的合一又有何难?“如果没有一颗博爱的心,最多只是小提琴匠人,不可能成为小提琴家,要震撼别人心灵,必须要有爱心,要站在高处。”这是林耀基对学生的告诫。他要求学生对每一个曲子、琴和弦都要以十分疼爱的心情去对待,让弓毛轻轻地抚摸琴弦,即便是拉很粗犷的旋律时,也不要忘了它还有很柔韧的一面,你不能“砍”下去,而是要仿佛把音乐从琴里面拔出来一样。 

 “音乐让我的精神得到满足,在我年纪大的时候,走不动的时候,音乐还在我的脑子里面神游。”这就是林耀基的大境界,也是他教学的目的之一。 

往期小提琴主题:1、小提琴家列宾访谈丨“没有激情的音乐,就像没有盐的面包”,“勃拉姆斯把我引向了人生的非常深度!” 2、海菲兹演奏布鲁赫《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苏格兰幻想曲》;3、帕尔曼与林耀基谈小提琴教育丨对于同样内容的提问,两位大师的回答和而不同;4、小提琴家克莱默丨艺术和名气从来不是一回事丨跨界就像毒药丨演奏家们都应投身室内乐丨真爱音乐,就该远离媒体宣传攻势丨谈挑选曲目的原则;5、郑延益丨追忆用小提琴歌唱的西盖蒂丨巴赫无伴奏之帝丨不听上十年小提琴,想接受他很难?讲硬技巧他在诸大师中最差,但音乐演绎独树一帜;6、小提琴教育大师林耀基专访丨他的成功的最大的启迪是什么?“明白音乐比金钱高得多,当我年纪大了走不动路,音乐还在我们脑子里面神游。” 7、海菲兹谈拉琴丨我从来不相信苦练,一个人如果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把一个曲子拉成形,这就说明他正在把这首乐曲判处死刑;8、郑延益丨纪念胡贝尔曼丨每一位乐迷都应该听听这位怪杰,小提琴真奇妙!9、小提琴教育一代宗师谭抒真丨“在我的一生中一刻也离不开音乐。” 10、一张小提琴家西盖蒂在上海的老照片;11、穆洛娃谈演奏巴赫的巨大转变丨“持续演奏和研究巴赫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探索过程。” 12、纪念小提琴家内弗丨弗莱什对她说:“你从上天得来的才赋,我是不会碰它的。” 13、温暖的琴声丨聆听米尔斯坦最后的音乐会;14、为何从1937到1968年,奥伊斯特拉赫在舞台上的演奏都显得非常拘谨、内敛?15、小提琴家朱莉娅·费舍尔对小男孩说:“再演奏一次,就像你艺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16、帕尔曼丨当音乐跟我说话时,每一次演奏都不同


Copyright © 南开区新古典音乐交流群@2017